Latest Posts
Skip to main content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伊朗的非洲政策预计将围绕促进伊斯兰教的努力、探索对抗美国影响力的方法以及寻找新的商业途径展开。非洲国家必须以自身最大利益行事,才能从加强与伊朗的关系中获益。

Michael Asiedu, 2022 年 2 月 21 日

2021年8月,新当选的伊朗总统赛义德·易卜拉欣·莱希博士(Dr. Seyyed Ebrahim Raisi)在访问几内亚比绍时表示,“德黑兰将寻求全面发展与非洲国家的关系”。他进一步批评西方列强“主要在寻求开发非洲大陆的资源,而对非洲大陆的发展贡献却甚微”。

他指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将会是“一个真正的合作伙伴,并将奉行与非洲有共同利益的政策”。莱希总统的这一声明清楚地表明了伊斯兰共和国对非洲重新产生了兴趣。伊朗过去和现在的非洲政策都围绕着努力促进什叶派意识形态、探索与美国作战的方式以及寻找新的商业机会。

在探讨非洲国家如何从与伊朗的关系加强中受益时,了解伊朗在非洲的历史至关重要。伊朗与非洲的关系可以追溯到 1970 年代后期,当时它加入了不结盟运动 (NAM),并试图将自己塑造成当时与西方帝国主义作斗争的被压迫者的捍卫者。撇开这相对较早的接触不谈,伊朗与非洲的关系充其量只是受到了遏制,对非洲的影响微乎其微。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因为非洲并非伊朗最关心的外交政策。

例如,华盛顿特区中东研究所伊朗项目高级研究员兼主任亚历克斯·瓦坦卡(Alex Vatanka)表示,在商业方面,伊朗的主要市场一直是欧洲和中国。因此,面向非洲的政策和活动是次要的,充其量只是更大计划中的一部分,去向美国证明伊朗在严厉的制裁下仍能运作。1984 年美国实施制裁是伊朗商业向非洲倾斜的开始,以寻求新的贸易选择来减轻严厉制裁所带来的影响。这促使时任伊朗总统阿克巴尔·哈希米·拉夫桑贾尼(Akbar Hashemi Rafsanjani)于 1991 年访问塞内加尔,试图建立外交和贸易关系。美国的新制裁将有可能在 1995 年和 2005 年再次实施,进一步促使了当时的总统穆罕默德·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于 1998 年开始前往南非探索商业途径,伊朗现在与该国有着密切的联系。

根据伊朗贸易促进组织(TPO)阿拉伯和非洲国家办公室前主任Kamali Ardkani 称,虽然伊朗领导人的访问很少并且未能带来所需的商业成果,但伊朗与非洲的贸易曾在 2017至18 年达到了最高点,约为 12 亿美元。此后,这一数字在 2018至19 年稳定保持在约 6 亿美元,促使伊朗 TPO 阿拉伯和非洲国家办公室现任主任法扎德·皮尔坦(Farzad Piltan)表示,伊朗将寻求一种更有活力的方式与非洲进行贸易。

其他通过发展援助形式的支持也很引人注目。例如,在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2005-2013)任总统期间,伊朗通过签署谅解备忘录 (MoU) 向加纳提供了预算支持,提供了 150 万美元支持该国的卫生基础设施。伊朗还利用伊朗红新月会作为发展援助的工具。2017 年,时任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庆祝了位于乌干达的一家部分由伊朗资助的医院开业。

非洲对伊朗至关重要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伊朗想要出口其伊斯兰品牌的野心,《Iran’s Interregional Dynamics in the Near East》的编辑Banafsheh Keynoush博士说道。这就是伊朗在宗教宗派主义及其推进什叶派伊斯兰教的能力方面所面临的主要竞争——这历来是个难题,因为逊尼派和苏菲派伊斯兰教在非洲穆斯林中盛行。

因沙特阿拉伯对什叶派伊朗持批评态度,导致伊朗与之抗衡,形成了伊朗与非洲的外交关系中的另一隐患。摩洛哥和埃及也一直批评伊朗的宗教改宗活动。事实上,摩洛哥曾两次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2009 年是因为伊朗的宗教阴谋,2018 年则是因为伊朗涉嫌与西撒哈拉的波利萨里奥阵线有政治牵连。塞内加尔在 2010 年于拉各斯扣押了一批武器后也与伊朗断绝了外交关系,直到 2013 年才得以恢复。吉布提、索马里和苏丹也在什叶派神职人员谢赫·尼米尔·巴基尔·尼米尔(Sheikh Nimr Baqir al-Nimr)被处决后,为了声援沙特阿拉伯于2016 年断绝了与伊朗的外交关系。

迄今为止,伊朗在非洲大陆的外交斗争反映了伊斯兰教两大主要教派之间的冲突,逊尼派沙特阿拉伯和什叶派伊朗之间的竞争正在转移到非洲大陆。然而,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 2018 年重新实施美国制裁这件事可以被视为伊朗寻求与非洲国家恢复关系的关键原因。

然而,如果伊朗要加强与非洲的关系,就必须与已经深入非洲的大国竞争,例如中国、俄罗斯,尤其是沙特阿拉伯。另一方面,非洲国家必须作为平等伙伴并以符合其最大利益的方式去寻求与伊朗的谈判和协议。只有这样,非洲国家与伊朗之间关系的任何发展才都能实现互惠互利。

图片 © canva/vanbeets
Cookie Consent with Real Cookie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