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s
Skip to main content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基于环境和道德理由反对日本商业捕鲸是一种观点,但捕鲸在经济上是不可持续的——这是事实。

Allison Westervelt, 2021年9月13日

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将 2020 年奥运会宣传为国际体育赛事史上首场零碳奥运会,但环保人士却以关注东京为契机,声称只要日本继续进行商业捕鲸,奥运会便不能被认为是环保的。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捕鲸是残忍的,而日本渔民则将其视为礼物。绿色和平组织和海洋守护者组织等环保组织坚决反对捕鲸,许多国家都已禁止了捕鲸活动,然而在2019年,日本在中断了31年后恢复了商业捕鲸。

人们从动物权利的角度出发考虑对捕鲸有着强烈的负面看法,而这分散了人们对现实情况的注意力:日本捕鲸业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即将到来的捕鲸季的成败将决定其未来。日本的商业捕鲸在经济上不可行,而这个脆弱的行业正在靠政府补贴支撑着。

日本捕鲸史

日本于 2018 年 12 月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IWC),该委员会是负责鲸鱼保护和捕鲸管理的全球机构,而该宣布则引起了极大争议。日本在 1986 年暂停商业捕鲸后,于 2019 年正式恢复了商业捕鲸,尽管在此期间日本一直在进行科学捕鲸。在日本,捕鲸是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传统,最早可能可以追溯到绳文时代(公元前 14500 年至公元前 300 年),但日本直到 17 世纪末才开始大规模捕鲸,并且只在沿海社区展开。

到了19世纪后期,鲸鱼因过度捕捞濒临灭绝。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当其他食物稀缺时,食用鲸鱼肉便在日本变得普遍。在20世纪时,更高效的捕鱼方法和工业化工厂船使鲸群的数量不断地减少,直到 IWC 成员实施了捕鲸暂停令。环保组织乐于见到这一决定,但包括日本、挪威和冰岛在内的捕鲸国希望一旦鲸鱼数量恢复,并且大家可以就可持续的捕猎配额达成一致时,可以取消捕鲸暂停令。2018 年 9 月在巴西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声明,重申“维持暂停商业捕鲸的重要性”,那么很明显该暂停并非暂时的。

无论如何,暂停令包容了一些例外,包括土著居民允许进行科学捕鲸和生存捕鲸。自 1987 年以来,日本每年捕捞 200 到 1200 头鲸鱼,声称这是科学捕鲸,且可以借此确定可持续捕捞配额并监测数量增长。由于为研究而捕捞的鲸鱼肉通常会在事后被出售,因此批评人士称,“科学捕鲸”是东京用来猎杀鲸鱼作为食物的虚假借口。

捕鲸与文化无关,也不是营养上的必需品

日本在意识到商业捕鲸暂停令永远不会解除后最终退出了国际捕鲸委员会。自离开 IWC 以来,日本捕鲸者一直避免在国际水域捕鱼,而是只在日本专属经济区内捕鱼。日本还遵守了 IWC 严格的资源评估规定,表明了东京有意致力于可持续捕鱼业并以此安抚国际社会。

Kyodo Senpaku 等捕鲸公司不得捕捞超过1500吨的鲸鱼,这是日本政府规定的配额。该数量低于之前分配的 2400 吨,而且日本口味的改变也意味着鲸鱼肉的价格正在下跌。在 2018 财年,销售额为 30 亿日元(2700 万美元),但在2020 年下降至 26 亿日元(2400 万美元),因为鲸鱼肉的价格从每公斤约 1200 日元(11 美元)降至 800 日元( 7 美元)。由于二战后人们不得已食用了鲸鱼肉,传统上它被认为是一种廉价的蛋白质来源,而非美味佳肴。鲸鱼肉在1950和60年代在学校午餐中十分常见,因此给日本老年人们留下了一个低级食物的印象。

Kyodo Senpaku 拥有该国唯一的远程捕鲸船,目前在这个陷入困境的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但却处于严重亏损的状态。尽管它在日本捕鲸业中处于领先地位,但它在 2020 年获得了 13 亿日元(1200 万美元)的年度补贴。取而代之的是 2020 年 10 亿日元(900 万美元)的政府贷款,它将一直持续到 2024 年。在此之后,Kyodo Senpaku的捕鲸业必须实现财务独立。2020 年,日本水产厅共向捕鲸业支付了总计 51 亿日元(4600 万美元)的政府补贴。

最重要的是,日本捕鲸业无利可图,但由于纳税人的补贴,该行业仍在运转。考虑到未售出的鲸鱼肉库存正在继续增长且鲸鱼消耗量约为 1960 年代高峰期的1%,捕鲸业能够扭亏为盈的可能性不大,那么该行业也很难长久地持续下去。

图片:日本的商业捕鲸。2020 年 8 月 16 日,在日本北部北海道网走市的一个港口,一头小须鲸从一艘船上被卸下。日本于 2019 年恢复了商业捕鲸活动。 © IMAGO / Kyodo News
Cookie Consent with Real Cookie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