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s
Skip to main content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22 年 5 月 7 日,第十届全球年度“清空水池活动”举行。这一运动的灵感来自2013年美国纪录片《黑鱼》。这部电影改变了西方对虎鲸的看法。该电影直接导致了美国海洋主题公园的消亡。海洋世界等美国公园的商业模式一夜之间变得不再有吸引力。今天,对这些十分聪明的海洋哺乳动物的新威胁已经出现:中国的海洋主题公园。对虎鲸、海豚和白鲸的需求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在狩猎过程中,动物们死亡或受伤。年幼的虎鲸被迫离开它们的母亲和被称为“豆荚”的家庭群体。它们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被出售,并从此过着充满了痛苦、绝望、抑郁和孤独的生活。

Diana Mautner Markhof, 2022年5月22日

2013年在圣丹斯电影节首映的美国纪录片《黑鱼》改变了西方整个一代人对虎鲸或逆戟鲸的看法,它们是海豚家族中最大的成员。黑鱼是西北海岸的美洲原住民部落对于虎鲸的称呼。这部电影突出了这些高智商的海洋哺乳动物所处的残酷困境,它们在野外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可以和人类一样长寿——甚至活得更久。在圈养环境中,这些大型海豚在海洋世界和类似的主题公园的水池中过着沉闷的生活,最长寿命不过二三十年。

这部纪录片首次向公众展示了虎鲸是如何在野外被捕获、从它们的家人身边被掠走并被判处动物奴役的。在虎鲸幼崽受到肆无忌惮的贩运商的伤害时,虎鲸妈妈们经常在保护它们的过程中被杀,众所周知,整个豆荚家庭都会跟随装载着捕获虎鲸的船只数百公里之远。

原版纪录片聚焦于1983年在冰岛海岸外被捕获的雄性虎鲸提利康(Tilikum)的生活,以及在各个海洋世界和西兰岛的其他圈养虎鲸的困境。对科学家以及海洋世界前培训师和员工的采访也支持了纪录片中的内容。电影上映后,海洋世界的票房一落千丈,一去不复返。

Wild Orcas

野生虎鲸

在野外,这些群居动物一生都生活在豆荚家庭中,并由母系族群群长带领着。每个豆荚都有自己的“文化”:它们讲自己的虎鲸方言,包括点击声、口哨声和脉搏声;它们的食物包括鱼类或海洋哺乳动物;它们有自己的狩猎、旅行和交流传统,代代相传。 它们生活在各个栖息地的不同种群中:从热带到极地,在河口、沿海地区以及深水栖息地——像人类一样,虎鲸已经适应了所有这些环境。它们每天的行程可长达150公里,一次可下潜400米。野生虎鲸只有20%的时间会在水面上度过。

虎鲸是非常社交和情绪化的动物,拥有世界上第二大大脑,仅次于抹香鲸。然而,大小并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虎鲸大脑的CT扫描显示了它们的复杂性。科学家们已经确定,虎鲸大脑的某些方面优于人类大脑。它们的皮质折叠——大脑皮层的褶皱及折叠的数量——几乎是人类大脑的三倍。事实上,虎鲸拥有世界上皮质折叠最多的大脑,这意味着它们处理数据的速度比人类更快。它们还有一套高度发达的脑叶,称为副边缘系统。这副边缘系统与空间记忆和导航有关。

由于大脑中高度发达的杏仁核,虎鲸的长期记忆和情绪学习非常突出。科学家们对虎鲸的岛叶感到惊讶。虎鲸的岛叶是世界上所有动物中最精致的。这意味着他们有高度发达的意识,包括同情、同理心、感知、运动控制、自我意识以及与虎鲸之间的关系等情感。

虎鲸使用声音而不是空气来感知周围的世界。它们与海豚和白鲸共享回声定位能力——一种第六感。它们使用点击声来定位对象和导航。通过回声定位,虎鲸和海豚可以看到物体的心理画面——包括物体的内部。回声定位也可以与其他豆荚成员共享,并用于虎鲸的社交活动。据担任鲸鱼保护区项目主席的神经科学家和动物行为与智力专家洛里​​•马里诺(Lori Marino)所说,虎鲸以人类只能想象的方式感知着世界。她认为:“它们可能觉得我们人类在听觉上很迟钝——因为与他们相比,我们可能确实是。”

Empty the Tanks
Empty the Tanks

圈养虎鲸

一旦被囚禁,这些动物就得被迫表演技巧以获得被剥夺的食物。它们那些在圈养繁育计划中出生的幼崽经常会被残忍地从母亲身边夺走,在小形的混凝土水池中受尽折磨,与来自不同“文化”的虎鲸混在一起,这自然会造成巨大的压力和攻击性。纪录片《黑鱼》展示了虎鲸是如何被主题公园反复虐待的,例如将它们关在小形钢制容器中过夜。科学已经证明,该行业中所谓虎鲸、海豚和鲸鱼的表演可以使这些动物的环境更丰富的说法时错误的。一些虎鲸甚至用头撞池壁自杀。

圈养出生的虎鲸具有与野生虎鲸相同的先天动力。

根据华盛顿特区非营利组织动物福利研究所的海洋哺乳动物科学家Naomi Rose的说法:“如果你已经进化到会去寻找远距离外的食物和配偶,那么你就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类型,无论是北极熊、大象或虎鲸。” 将它们放入50乘30米的水池中,它们就会变成“沙发土豆”。

凯拉(Kayla)是一只生活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海洋世界的虎鲸,于2019年1月去世,年仅30岁。在野外,她也许能活到50岁以上。她的寿命比历史上任何其他被圈养出生的虎鲸都要长。虽然海洋世界没有透露她的直接死因,但大多数圈养虎鲸的死亡可以追溯到肺炎或其他感染。截至2021年11月5日,至少有170只虎鲸在圈养中死亡,30头流产或产下死胎。海洋世界在其位于美国的三个主题公园中仍然拥有19只虎鲸。自1977年以来,已共有70只虎鲸在圈养中出生——这个数字不包括30只流产仔鲸。在所有幸存者中,有37只现在已经死亡,并且没有活过 30 岁。

孤独也是造成圈养虎鲸有压力、抑郁和死亡的主要原因。洛丽塔(Lolita)已经在迈阿密水族馆的一个小水池里独自生活了50年(上图展现了洛丽塔在迈阿密水族馆的表演)。洛丽塔在四岁时与母亲和七个兄弟姐妹分开,并仅以5500欧元的费用来到迈阿密水族馆。从那时起,洛丽塔一直不知疲倦地在舞台上——以及世界上最小的虎鲸小水池里。许多动物权利组织一直在争取将她释放到保护所。

鲸类动物(鲸鱼、海豚和鼠海豚)在圈养中遭受严重的健康和福利问题。 业界广泛使用地西泮(安定®和仿制药)等镇静剂来控制鲸类动物的行为是非常值得怀疑且不道德的

此外,牙齿健康也展现了圈养虎鲸悲惨的处境。 2017 年发表在 《口腔生物学档案》杂志上的一项同行评审研究得出结论,在美国圈养的所有虎鲸中,有25%有严重的牙齿损伤。研究表明,这种损伤主要是牙齿长期与水池壁摩擦而造成的,通常磨到神经暴露的程度。牙齿上的这些磨损点仍然是开放的蛀牙,且非常容易受到感染。

中国海洋主题公园热潮

2019年上映的后续纪录片《黑鱼2》调查了原版纪录片《黑鱼》六年后的状况,并重点介绍了亚洲大陆正在发生的事情。在欧美,这部纪录片使人们重新对圈养虎鲸、鲸鱼和海豚进行了思考,而亚洲和俄罗斯的虎鲸情况则达到了一个新的惊人水平。在西方已经失去吸引力的动物主题公园正在中国逐渐进入热潮。中国的水族馆和主题公园从俄罗斯获得了野生白鲸,在日本的太极狩猎中获得了海豚。2013年,第一批野生虎鲸从俄罗斯进口,捕获以及被杀的虎鲸数量每年都在增加。每只捕获的野生虎鲸都价值数百万。尽管成本高昂,但随着新的海洋公园在中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如今许多都展示了鲸鱼、海豚和虎鲸,所以中国对虎鲸的需求一直在增加。

中国鲸类保护联盟是一个保护组织的联盟,他们估计,中国的设施至少圈养了一千只鲸类动物 (https://www.chinacetaceanalliance.org/)。随着动物福利组织加强了旨在扭转公众舆论反对该国蓬勃发展的海洋主题旅游业的运动,许多中国年轻人也改变了对圈养虎鲸、海豚和白鲸的看法。

圈养虎鲸美洲和欧洲

目前有59只虎鲸被圈养在世界各地的海洋公园和水族馆中。其中一些虎鲸是野生捕获的,有些是圈养出生的。虽然美国仍然是捕获虎鲸数量最多的国家,但除了其中一只以外,其他都生活在位于奥兰多、圣地亚哥和圣安东尼奥的三个海洋世界公园中。欧盟共有15个欧盟成员国和大约33个圈养设施,估计有309只鲸类动物被关押。这些设施所在的主要国家是西班牙(11)和意大利(4)。 在法国(6)和西班牙(6)有 12 只圈养虎鲸。

 

Kshamerk是南美洲最后一只被圈养的虎鲸。这只32岁的雄性虎鲸独自生活在阿根廷克莱门特的一个海洋世界主题公园里。它于 1992 年在阿根廷海岸附近被捕 (https://www.dolphinproject.com/blog/kshamenk-the-forgotten-orca-in-argentina/)。

清空水池(Empty the Tank)是一项受纪录片《黑鱼》所启发的运动 (https://emptythetanks.org/worldwideevent/)

)。它的使命是利用“教育和意识来结束鲸类圈养并促进全球海洋保护”。 它主张将圈养的海豚、虎鲸和鲸鱼释放到保护区。每年的5月7日,该组织都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清空水池”活动,该活动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数千名支持者,他们公开表示支持释放圈养的海洋鲸类动物。今年是该活动举办十周年。

玻利维亚、加拿大、克罗地亚、塞浦路斯、希腊、印度、斯洛文尼亚和瑞士等国家已颁布禁止出于商业目的圈养虎鲸的禁令。匈牙利禁止海豚进口。在美国,纽约州是第一个颁布禁止圈养虎鲸的州。鲸鱼保护区项目 (https://whalesanctuaryproject.org/the-sanctuary/) 最近宣布了其在新斯科舍省的虎鲸保护区的位置——这是第一个此类保护区。如果成功,像洛丽塔这样的虎鲸将有一个可以远离在痛苦、绝望和孤独的生活的地方。

顶部图片:2022 年 2 月 9 日,虎鲸洛丽塔(现称 Toki)在她的体育场水池中表演。她大约 56 岁,几十年来一直是迈阿密水族馆的明星。五十年来,她一直独自待在世界上最小的虎鲸水族馆中。 © IMAGO / ZUMA Wire
图片来源 – 野生虎鲸:Schaef1(尾巴飞溅)、sthakan(虎鲸日落 spyhop)、Jeroen Mikkers(连续三只虎鲸)、Adam Ernster/Pexels(跳跃单虎鲸)、Edward Palm(大虎鲸荚)、Schaef1(三只虎鲸)、EMiddelkoop(冰岛的虎鲸群,背景是山脉)、Leamus(两只在冰冷的海水中觅食的虎鲸)、Ondrej Prosicky(冰岛的四只野生虎鲸)
图片来源 – 被捕虎鲸的表演:mikezwei/Pixabay(Lola公园的虎鲸)、slowmotiongli(两只虎鲸在水池中接触)、Ali Çobanoğlu(池边的虎鲸)、pawopa3336(两只虎鲸在背上表演)、slowmotiongli(水池中母鲸与幼崽的尾巴)、slowmotiongli(水池中母鲸与幼崽的头)、slowmotiongli(被囚禁的虎鲸在水池中张着嘴,牙齿被磨掉了)、slowmotiongli(两只母鲸和它们的幼崽与其他虎鲸在池中) , mistervlad (西班牙加那利群岛, Loro Par与其他海豚的表演,2018), slowmotiongli (母亲与幼崽在池里游泳), Pressmaster (两只海豚与男人在表演), Pressmaster (一只海豚在池里表演), Przemysław Ceglarek (两只虎鲸在池里头露出水面),Pressmaster(一只海豚带着戒指在池里表演),Pressmaster(一只海豚在池里看着相机),mistervlad(一只虎鲸在小水池里表演),Soly Moses/Pexels(虎鲸在池中表演岸上翻转),Huskyherz/Pixabau(三只虎鲸跃入水池)、nightowl/Pixabay(大型虎鲸在人群面前表演)
Cookie Consent with Real Cookie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