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s
Skip to main content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自顶级生物学家安吉丽卡·阿蒙于 2020 年 10 月 29 日去世以来,已经过去了两年。阿蒙教授是一位奥地利科学家,曾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麻省理工学院任教。她毕生致力于研究细胞如何生长、分裂和衰老。她通过向世界展示细胞分裂和染色体计数如何影响唐氏综合症等遗传疾病,对生物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她的英年早逝使她前途无量的职业生涯戛然而止,许多专家预测她本可以赢得诺贝尔奖。2019 年,她获得了著名的生命科学突破奖。

Daniella Vanova, 2022 年 11 月 10 日

作为一名美籍奥地利分子和细胞生物学家,安吉丽卡·阿蒙(Angelika Amon)对染色体如何调节、复制及分裂的强烈好奇促进了进一步非凡的研究。她还以她开朗的个性、毅力和对研究的热情而闻名。

阿蒙出生于 1967 年,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个六口之家长大。她对生物学的热情始于很小的时候。尽管她最初想成为一名动物学家,但在看了一部1950年代关于染色体分离的黑白电影后,她的职业抱负迅速地改变了。阿蒙对姐妹染色单体分裂感到十分震惊。为了专注于此,阿蒙决定研究细胞的内部运作,并在维也纳大学专注于遗传学和细胞分裂。

在获得生物学学士学位后,阿蒙在维也纳大学继续做研究,并于1993年在此获得了博士学位。从她开始读大学起,她便在细胞动力学领域取得了重要发现并做出了贡献。阿蒙最初的职业热情——果蝇遗传学——相对来说是短暂的。随后,她在牛津大学金·內史密斯(Kim Nasmyth)教授的实验室进行了专注于酵母遗传学的研究。这项开创性的研究为重大细胞发现铺平了道路,例如细胞周期的一个阶段如何为下一阶段做准备。

阿蒙的研究发现,细胞周期蛋白——即细胞进入有丝分裂时在细胞内积累的蛋白质——必须在细胞从有丝分裂进入细胞生长的 G1 期之前被分解。她从果蝇遗传学转向酵母遗传学也许是历史上最好的研究转变。通过她的酵母研究,阿蒙为理解细胞如何分裂做出了贡献,最终使她发现了细胞非整倍体程序。

非整倍体是指细胞中存在异常数量的染色体。由于人类有23对染色体,因此具有非整倍性的个体的常见染色体数可达45至47。阿蒙对染色体数量的深入研究帮助她揭示了染色体过多的生物学后果。她的研究表面,更多的染色体会影响细胞的组成。这会影响细胞内在蛋白质折叠和新陈代谢等重要过程中的压力,而这些无法被控制的生长过程会对癌症的发展和癌细胞的不断形成产生影响。阿蒙表示,非整倍体破坏了基底细胞的正常修复能力,导致基因突变发生地更快并积累。

这些遗传缺陷通常是致命的,但某些特定染色体的额外拷贝也可能导致发育障碍,例如唐氏综合症、巴陶氏综合症和爱德华兹综合症。通过这项工作,阿蒙继续研究染色体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以及这些负面影响与健康问题的关系,包括那些与唐氏综合症相关的问题,例如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她在该领域的专业知识为她赢得了麻省理工学院 (MIT) Alana唐氏综合症中心联合主任的职位。

阿蒙因其开创性的研究获得了许多荣誉,包括 2003 年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艾伦·沃特曼(Alan T. Waterman)奖、2007 年保罗马克斯(Paul Marks)癌症研究奖、2008 年美国国家科学院 (NAS) 分子生物学奖以及 2013 年恩斯特·荣格(Arnst Jung)医学奖。2019年,她同时获得了生命科学突破奖和维尔切克(Vilcek)生物医学科学奖,并登上了纽约卡内基公司年度“伟大的移民、伟大的美国人”的榜单。2020年,她获得了人类前沿计划的中曾根奖。

作为她的科学研究的一位无所畏惧的倡导者,阿蒙保持着热情与信念,并且是一位鼓舞人心的领袖。通过她开创性的研究,她为她所在领域的所有研究铺平了道路。她也是一位杰出的导师,支持年轻科学家们找到他们自己的“灵光一现”时刻——就像她一样。

关于阿蒙的影响,生物学教授兼麻省理工学院生物系主任艾伦·格罗斯曼(Alan Grossman)教授表示,“她的影响和遗产将继续存在,并因她所触及的每个人而永存。”

阿蒙在经历了两年半与卵巢癌的对抗后于2020 年 10 月 29 日英年早逝。她的声誉、研究、善良和热情将永远存在,并将继续推进对遗传疾病的研究。

图片:安吉丽卡·阿蒙在她的麻省理工学院实验室,2019 ©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Cookie Consent with Real Cookie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