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s
Skip to main content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马克斯·韦勒(Max Weiler)是 20 世纪最重要的奥地利画家之一。他的绘画深受宋代(960-1279)画家的影响。马克斯·韦勒的晚期作品于 1998 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 (NAMOC) 举行的大型回顾展上获得表彰,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奥地利在世艺术家,而这并非巧合。

Sophie Cieselar, 2022年4月7日

马克斯·韦勒(Max Weiler,1910-2001)无疑是 20 世纪最重要的奥地利画家之一。他的作品在众多展览和出版物中获奖,却也在他在世时经常不被理解。在很多情况下,他的作品太超前了。直到年事已高,他才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他的艺术似乎独立于他周围的所有潮流而发展,并且不容易被归类。但是,像20世纪上半叶的许多艺术家一样,他也关注了艺术可以以及应该是什么的核心问题。就这样,他多次接触到他那个时代的国际运动。

不断地重新开始是他的作品特点。马克斯·韦勒从不满足于他已经取得的成就——而是似乎总是在质疑一切。在他的《日夜记事本》( Tag- und Nachtheften)中,人们将马克斯·韦勒看作一位寻求者、一位质疑者以及一位深深热爱着大自然的人。


宋代大师,《山谷晴天》,12世纪,高57.9厘米,纸本水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版画、素描及摄影部)。
© 波士顿美术馆

马克斯·韦勒,两座赭色山脉,1974 年,画布蛋彩画,100 x 195 厘米
© 维也纳 Kovacek & Zetter 画廊

“我不能确切地说我在做什么。相反,我可以将其描述为对应于世间万物的画面,以及向无限辽阔的自然界展望的图像……”(马克斯·韦勒、萨尔茨堡 1986年,引自:Otto Breicha,韦勒。Die innere Figur,萨尔茨堡 1989 年,第 285 页 )。

他对自然的概念远远超出了绘画静物和风景的范畴。大自然只是他灵感来源的起点,也使他拥有了对四周万物进行创作的极深的热情。由此,他在他的画作中发展了自己对自然的描绘。他说:“我从事于精神层面的工作”(马克斯·韦勒,《日夜记事本》, 1972年)。意指他在自己内心最深处寻找主题。

韦勒在美术学院的教授卡尔·斯特勒(Karl Sterrer)对这位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和自我发展的影响不容小觑。斯特勒向他介绍了中国宋画,这对于韦勒后面的工作至关重要。韦勒对早期亚洲山水画的喜爱为他的进一步创作奠定了基础。他意识到那个时期的中国画家并不只注重风景的精确再现,而是更加关注观赏者内心被唤起的情绪与气氛。尽管可以看到山脉、河流、树木和云朵,但这些并非物品的精确复制品。相反,这是关于捕捉景观的本质、其内在运动和发展模式。

王深,11世纪下半叶,雾中的江山(局部),绢本水墨。
© 上海博物馆,上海,中国
马克斯·韦勒,如风景,1963年,硬纸板蛋彩画,21.7 x 45.2 cm
© 维也纳 Kovacek & Zetter 画廊

每件作品都应该有“气”,即“生命”、“自己的生命”或“能量”。这是接近最高现实和真理的唯一途径,也成为了马克斯·韦勒的人生艺术目标:追求最高的精神境界,通过他的艺术捕捉自然的本质。韦勒也对宋代画家的技法着迷,因为中国水墨画家仅通过干湿绘画技巧的巧妙结合便能达到锐利和轮廓的效果。色彩与形式的巧妙液化也存在于韦勒的作品中。

为了确保技术的实现,马克斯·韦勒在 1950 年前后放弃了油画,从此只使用蛋彩画,这使得色彩的应用更流畅、更透明,画面语言也更直接。这也是关于创造由抽象和仍然可识别的具象表现之间的对比产生的张力。所有这些都有助于使自然界中的过程和力量平衡变得可见:一切都在变化,诞生与消逝不断地变换交替着。

马克斯·韦勒不画自然,而是关注“对自然的再创造,与自然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我以自己的形式创造自然的气氛、情绪、树木、草和事物”(马克斯·韦勒,《日夜记事本》,1972年)。他发现,改变的能力不在于某处,而在于所选择的颜色和所创造的形状。它们本身就不稳定,拥有着水状或液体的性质,这也正是变态的物质。

这也是宋代画家使用的艺术媒介,“自然与灵性交织在一起”(Boehm, p. 189)。因此,通向抽象的道路可以理解为马克斯·韦勒将自然的本质转化为他自己的艺术语言,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创作。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的“作品与宗教无关,而是与创造相关”(马克斯·韦勒,萨尔茨堡,1986年,文本由 Rupertinum 出版,在:Otto Breicha,韦勒。Die innere Figur,萨尔茨堡,1989年,p.285)。

马克斯·韦勒的晚期作品于 1998 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 (NAMOC) 举行的大型回顾展上获得表彰。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奥地利在世艺术家,而这也并非巧合。

图片:马克斯·韦勒,《赭石山上的花朵》,1989 年,画布蛋彩画,50 x 60 厘米。© 维也纳 Kovacek & Zetter 画廊
WordPress Cookie Notice by Real Cookie Banner